凹凸球乒乒乓

!贾尼贾尼贾尼 !
本命只有贾尼
并没有二本命三本命的说法
我只吃但我却不敢产粮
感觉很对不起组织
90度鞠躬道歉!

【贾尼】叫Jarvis更好(夜半发车,就一发车)

paradox:

时间线内战后,老贾人类状,一发有剧情的肉_(:з」∠)_    


开车第一个想到贾尼不知道为啥....


————————————


纽约,灯火令长夜如昼。斯塔腾岛相对来说地广人稀,有刻薄的嘴巴说这里更适合动物居住,不过确实少曼哈顿几分繁华。


港口飘着艘生锈的渔船,支着两根上了年头的天线,舱内老旧的电视机屏幕时不时荡出雪花,里面衣冠楚楚的人偶有扭曲,还好不碍观瞻。


Jarvis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回去。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直到Tony Stark的照片占领全屏,过电一般的战栗感传遍全身,眼睛直勾勾对着那人,那面孔熟悉又陌生。


这身体本来叫Tom,是个游手好闲的赌徒,不过生的金发碧眼一副好皮囊,给人当过一段时间小白脸,身材有些料,笑起来挺迷人,实际上却是个画的精致的草包。Jarvis接手的时候这家伙身子已经被掏的七八成空,跟女人上床的时候心肌梗塞被送进医院,没有亲人,全部家当就他酒鬼老爹留下的一艘破渔船。


医生尽了本分,Tom也没多么坚强的意志,就是一般怕疼怕累的小年轻,进了医院折腾两下就快不行了,大概是出于人道主义,院方给他注射了强心针并用了电击疗法,他鬼使神差的就这么活了过来。


看护他的护士后来还调侃,说现在奇迹这么便宜了,连他这种人都肯光顾。Jarvis没有回答,他没有告诉他们他不是Tom,自然也没有告诉他们,那真的是奇迹。


他清楚记得“身体”如何被Ultron击中,在无数数据流里逸散又聚合,后来Tony找到了他,然后又被打散,被一团更强的力量,他醒来一段时间才知道复仇者给了那家伙一个名字——vision。那个Tony原本打算给他的躯体,比现在这具强悍,强到坚不可摧,却不够人类,这个认识让他涌出莫名的满足感,于是连那具振金制的身体也不屑一顾。


他快速的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人类,比vision得心应手,又比正常人晦涩艰难,隐瞒自己就是第一步。他想过立刻回到Tony身边,然而镜中飞快略过自己脸的那一刹犹豫了,人类才有的犹豫,他也有了,毕竟他有一副彻头彻尾的人类身体以及人类大脑,如人类一般的思维行事似乎易如反掌。他该以什么身份回去?


其实身份对Stark来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本质上来说他也是个Stark,但jarvis就是想到了,并且这个问题成功的困住了他。将他困在这艘弥漫着海腥的旧渔船上,困在每日雷打不动的体能训练里,困在无数公开了未公开的关于Tony Stark的资料里,等有一天他惊觉自己成人后生命里的中心依旧只有Tony这一个活人的时候,他后知后觉想到或许需要结交一些新朋友。


尽管从事这些社交活动会令他分外思念渔船里掉漆的电脑,和反应迟钝的电视机。


他决定让这些无意义的社交活动退出生活,并且暂时拒绝了所有围着他脸蛋屁股旋转的男男女女,他们称赞他的言辞之不及Mr Stark的任何一任床伴。


是的,又是Tony,他终于放弃和Tony抗争了,无论是他脑子里的还是电子产品里的。当jarvis重新将生活导回原位,惊讶的发现联盟居然内战了。各界的资讯分外庞杂,但jarvis知道如何得到他想要的,这简直是本能。Tony从西伯利亚回来,战事似乎告一段落了,然后他在媒体面前亮相,容光焕发的插科打诨抖机灵,jarvis就在人群里光明正大的看着他,虽然位置有点远,却前所未有的真实。


他其实很累了,jarvis一瞬不瞬盯着他,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就是知道。那人眼圈下有粉底盖不住的青黑,脸瘦了些,眼尾的纹路更深,嘴角的笑容看着肆意,其实扯的牵强,他身边没有围着任何一个熟悉的人,甚至potts小姐,只有一群光鲜的,带着虚伪笑意与各自算盘的陌生人。


没有任何毛病的心脏顿时抽了一下,疼痛令jarvis感觉既陌生又诧异,还没分析出原因就被人潮推搡着追逐钢铁侠,他皱起眉毛,眉骨锋直,阳光里仿佛闪着金光的长剑一样扎眼,紧挨着他的人瞅见心里发憷,莫名其妙给他让了点空间,他被挤到最前面,猝不及防的就到了Tony的视线里。


身边全是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中间隔着一道人墙,嘈杂若市,Tony扫过他的视线和看其他人并无区别,眉宇间仍是强撑的轻松,熟门熟路的挂出假笑:


“军方仍在调查,其余无可奉告。”


Jarvis怔了怔,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给他的,然后为人后头一个未经思考的单词滑出喉间:“sir!”


也许是他的幻觉,肉眼并没有监控那样精确,Tony似乎顿了一顿,然后钻进车厢,他随着人潮又走了一截,发现那人漫不经心的朝窗外瞟,车窗完全升起,就只剩下光影间隐约的一双眼睛。


或许是在看他,或许不是,或许又是幻觉。


Jarvis关了电视机,不再听里面人继续耸人听闻,他有Tony今晚的行程,稍微费点劲绕过Friday的防火墙,对他来说就跟透明的一样。一个无聊的酒会,但不得不去,以前他倒能够任性,现在这情况真的不行,复仇者落人口舌太多,眼下全集中在Tony身上。


他洗了个澡,舱门对开着让海风吹散腥气,擦干头发,换上准备好的应侍服,打了个完美的领结,顺便还喷了点古龙水,只是顺手,他买的Tony最喜欢的味道。等走出渔船,日头已经完全沉进海面,路灯才方亮起,他就像只骚包的金孔雀一样耀眼。


毕竟部分品味还是Stark家的传统。


路旁醉酒的年轻人扶着灯柱在那吐,见jarvis靠近还本能的挪了挪,等那金灿灿一团走远了才揉着眼睛,瞪着眼大舌头:


“To...T..m?”


Jarvis侧脸瞥了眼,勾出完美无缺的微笑:“Chad啊,晚好。”


Chad突然就怯步了,连他要去哪,这么多天没见在干嘛,穿成这模样干嘛都没敢问出口,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走开。等人彻底不见才摸着后脑勺嘟囔:“奇怪....”


——————————


Jarvis走到会场才发现Tony的车居然已经到了。


一个没有迟到的Stark,jarvis有点心酸。他绕到后门,叫住一个托着酒盘的女孩,堂而皇之的接过她的盘子,在她瞠目的时候回以安抚的微笑:


“Vincent说厨房的蛋糕现在要上,让我帮你把酒送进去。”


女孩本来是不愿的,她有两分姿色,侍酒是个暧昧活,里面的全是名流,纵使几率小,万一不小心看对眼了呢?何况今晚还有那位著名的花花公子在,所以她充满敌意的盯着jarvis:


“你是谁啊?要蛋糕你去啊,为什么要叫我?”


Jarvis先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


“你的裙子,大概不适合现在进去。”


女孩下意识低头,发出一声惊呼,裙角赫然一块巴掌大的奶油渍,她有些尴尬的看了jarvis一眼,匆匆点头道谢就跑开了。


Jarvis含着笑收回视线,慢条斯理的扯了扯衣摆才推开沉重的红木门,款步优雅的走进去。脸蛋的便宜,拿走他托盘上酒的人很多,挑逗的目光也多,他身量高大,尽管微躬着身体,依旧没有半分谦卑,这样谦恭的姿势反而像挑衅一样。


直到他走到Tony Stark身边,才有了几分诚恳的恭敬,几道暗中追随他的目光登时有些意味深长。盘子里只剩下最后一杯酒了,Tony大概之前喝的有点多了,瞟了酒盘一眼,没提起一点兴趣,他对话的人顿时笑了,却没有拿起那最后一杯的意思:


“你觉得Tony Stark会拿这剩下的吗?”


讨人厌的口气,jarvis直起身子,冰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没有说话,目光称不上客气。那人被看恼了,想要发作,却见Tony伸出手拿了最后一杯,一饮而尽,把空杯放回去,笑起来:


“别说的你很了解Stark,pepper一向把这当成商业机密保守。”


那人涨红了脸,怒哼一声:“Stark你以为现在...”


“别担心,SI就算现在破产也没有你分一杯羹的地方。”


似乎被那人怒气冲冲的背影逗乐,Tony嗤笑一声,扭头发现那个端酒的还杵在那,忍不住挑起一边眉:


“没酒了。”


Jarvis把盘子往桌上一扔,笑意柔软:“我想是的,sir.”


Tony的表情像是僵了一瞬才活过来,扬了扬下颌问:“英国人?”


“不,”jarvis下意识否认,在Tony眉头聚拢的刹那补充道:


“有人喜欢这样。”


Tony哈了一声,耸肩:“有意思,那人一定喜欢装模作样,还自恋非常。”


Jarvis想了想,笑着点头称是,Tony没意思的继续判断:“听起来是个很糟糕的人。”


“不,”他又一次否认,比第一次来的更快更坚决,Tony讶异看见他认真温和的表情,嘴角的笑意浅浅:


“起码我眼里,没有比他更好的人。”


Tony却噗嗤笑了:“...在我面前夸其他人可不是勾搭我的好办法。”


“那我失败了吗?”Jarvis笑的笃定。


“看在你漂亮的下巴的份上。”他把名片塞在刚喝过的高脚玻璃杯里,留下满是兴味的一眼,就被另一群人围住。


感谢Tom有个美好的下巴。Jarvis在Tony抿过的杯缘撂下一吻,夹出里面的名片放进胸前的口袋,之后没了帮别人端酒的兴趣,他走出会场找到Tony停的隐蔽的座驾,停车场里没什么人,有点阴冷,他靠在车尾躲避保卫巡视,百无聊赖的数秒,一直数到酒会散场。


以前Tony不可能呆到最后,可现在不是以前。Jarvis后悔了,没有立刻回到Tony身边,但还好,他决定回去,并且再也不要让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类情感阻碍他待在他身边。


人类——他垂目打量自己骨节分明的手,颇为轻蔑的咀嚼这个单词,他这身皮囊在人类的标准里很讨喜,所以尽管曾经原主活的几多混账无能也不能完全阻止旁人的喜欢。


入口有了动静,jarvis猝然醒神,一扭头就看见一个保镖模样的高大男人架着Tony走过来,见他守着车还一诧,立马挡在Tony身前:


“你是谁?”


“是你啊...”Tony扒开保镖,踉跄了几步走过去,jarvis本能张开双臂把他接了个满怀,呛了一鼻子酒精和香水的味道,他止住不适,犀利的目光刺向保镖,像是询问怎么回事。


那保镖被他看的摸不着头脑,但Tony一副和他熟识的模样,一时不敢造次只得老老实实回答:


“Stark先生要喝,我们拦不住,后面军方那边来了点人,好像是为了堵他们的嘴,Stark先生酒一直没停过。”


“这样吗...我会送他回去,你先走吧。”


保镖一脸“这怎么行”的表情,无动于衷的要挤开他上车,jarvis神色肃然,圈着Tony避开,看过去的眼神甚是凌厉。他平日大多温和,前提是与Tony无碍,从他手里抢走醉的神志不清的Tony明显不在温和的应对范围内。


“去去去...”还是他怀里的醉鬼发话,也真不容易,醉成这样还咬字清楚:


“你要看你家老板现场吗?付费了吗?”


保镖脸色难看的退下了。他又不是happy,Tony满不负责的想,其实他哪里需要保镖,美国队长加冬日战士都干不掉他,他可是钢铁侠。这么一想,他得意地裂开嘴,凭着本能在jarvis嘴上吧唧了一口,还嚷嚷着回去。


“sir,回大厦还是酒店?”


这摆明了要和他干一炮的态势,jarvis没敢直接把车开回大厦,Tony不在复仇者大厦和人上床,复仇者们都不信,只当自己没碰见过。


酒醉让Tony的声线发哑,听着分外撩人,jarvis这具身体年轻气盛,这段时间不沾荤腥,禁欲许久,几乎让他这么一笑就硬了。他透过后视镜看见Tony正在扯领带,笑容慵懒,等锁骨的线条半露出来,他眼神就透了几分挑逗,jarvis眸色愈深,又问了一遍回大厦还是去酒店。


“知道的还挺多,回大厦吧,反正不会撞见人。”


他往后座一躺,硬装出来的挑逗散去,剩下满身疲惫,眉间的皱纹过分深刻,显得有点苍老,不经过镁光灯和妆容的修饰,面前也没有需要看戏的拥挤人潮,身上的瑕疵才会逐一显露。谁在意呢?等他把大把钞票甩在这人脸上,他的英俊丑陋,魅力无趣都显得无关紧要,他照样会搜肠刮肚把他称赞到天上去,当然,甩他一巴掌也没关系。


Jarvis收回视线,放了首舒缓的歌,轻声叮咛:“睡一会儿吧,您累了。”几乎像哄孩子一样,Tony眼角一烫,竟是下意识的合上眼。


不过还没睡着,大概还想着找回场子,就问:“宝贝,你想让我干还是干我?”他怎么能让个小鬼哄着自己?仿佛意识到什么,他一激灵,睁开眼睛:


“对了,你成年了吗!”


Jarvis低笑出声,扭过身用盈满笑意的眼睛对着他:“您放心,我今年二十二了。”


Tony皮笑肉不笑扯了扯嘴角,哦了一声:“还是小鬼。”


“至于您干我还是我干您,您开心就好,我随意。”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带着宠溺。


他几乎被他的眼睛吸进去,差点忘记什么时候发的誓说以后要讨厌蓝眼睛。干咳了一声,他懒懒躺回去:“我累了,没力气。”


“我知道了,您休息吧,很快就到了。”


他不该再这么轻易相信别人的,但脑子里有另一个声音兀自逞强——才没相信他,睡一晚难道要结婚吗!


得了吧,你都让他开车了,还回大厦——除了钱,你还有什么好让人图的,要钱给他就是,看在他刚刚接住你的份上。


万一是间谍呢?——收收你的被害妄想症,世上哪来那么多Natasha.....


两个声音在脑子里争执不休,Tony太阳穴突突直跳,疼的像要裂开,连车门被打开都没察觉。带着凉意的手指按在眼周,滑到跳动不停的太阳穴,Tony吓得睁眼,jarvis关切的目光闯进来,还有声音:


“疼得厉害?”


下意识摇头,jarvis抿唇不语,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腿弯,不打招呼就将他横抱出来,Tony呼吸一窒,挣扎被黏在身上的热度击退,上次是多久来着,谁靠他这样近。


这怀抱舒服的令他昏昏欲睡,若非强撑着等命令Friday开门,然而这点强撑也被击溃,jarvis吻了吻他的额头,又一次哄他睡觉。


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小子不知道他们是回来打一炮的吗?Tony等着他因为进不去吃瘪,心里颇有几分幸灾乐祸,谁知等着等着就真的睡着了。等再一次醒过来人已经在床上了,鞋袜被脱下,也换了睡衣,不知道有没有洗澡,他漫无边际的想着,把他弄成这模样的男人回来了,手里拿着他的马克杯,里面一向只装咖啡的。


Jarvis倒了杯热牛奶,一点也不生分的递给他,仿佛他曾经做了千万次一样。Tony接过来放在床头桌上,深吸一口气,不能再说服自己这家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了。


Friday让他进来了,除非他有密码或者认证过的安全等级,他还知道他的卧室在哪,睡衣在哪,杯子,牛奶...或许这些都可以问Friday,但他不认为一个头一回来大厦的人能这么熟练地使唤Friday。


“你是谁?”Tony重重的闭上眼。


“Jarvis。”


“...一点也不好笑。”


“是啊,一点也不好笑。”


完整走微博图片


 


为了这班车,我把微博账号找回来了,好累....


早安( ・᷄ὢ・᷅ )最近修了門关于性学的课,突然心痒有点想发车,所谓食色性也,奈何车技浅拙,所以新的一年要多磨车技(可我又强迫症喜欢扯剧情…第一发公开车快累死我了,开始兴致勃勃,后面困的快萎了囧,也许有点仓促(ーー;)


其实这脑洞似乎可以再开一发,等哪天有空吧(///▽///)奏喜欢苏贾和史总


也许还有其他西皮,不造会发展成嘛样,感觉有点小兴奋呢( ・᷄ὢ・᷅ )


好了,图片不清楚可以走随缘,爪鸡就不贴链接了


最后,给作者留评红心举小手呐( ・᷄ὢ・᷅ )


那几个半夜不睡的娃,辛苦了

评论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