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球乒乒乓

!贾尼贾尼贾尼 !
本命只有贾尼
并没有二本命三本命的说法
我只吃但我却不敢产粮
感觉很对不起组织
90度鞠躬道歉!

【尼贾尼】Cold Hearted Man 冷心人(哨兵向导AU)1-2

冷心人

莲七白:

哨兵向导梗(之前写过一个开头感觉不对推倒重来了)


基础设定:哨兵五感较为发达但精神力量较弱,向导相反,精神力量较强而五感较弱,哨兵和向导们会结合成一对一的精神链接,向导抚慰哨兵的精神,哨兵保护向导。管理哨兵和向导的组织机构叫做塔。向导和哨兵都有相互吸引的信息素和自己的精神动物。我没看过原著所以有很多二设!


设定为:Tony是个哨兵,精神动物是只雪貂,Jarvis目前还是人工智能。其他人:Steve是哨兵,精神动物是白头鹰,Clint是哨兵,精神动物是渡鸦,Natasha是向导,精神动物是黑蜘蛛,Pepper和Bruce都是普通人,Coulson是向导,精神动物是猫头鹰,同时Coulson还是塔的联络人之一。


以及这篇CP是TonyXJarvis互攻偏尼贾,尼贾和贾尼肉都有。




1,


Tony Stark是个哨兵。因为HowardStark是个哨兵,MariaCollins是个向导,Stark家已经出了三代哨兵了。


他的第一次觉醒是在18岁,Howard和Maria车祸后的第三天。刚从葬礼上回来的年轻Stark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和原先不一样了。他看得到更多,听得见更多,每一个细节被放大数倍,清晰得好像拿放大镜看世界,带来的副作用是无休无止的白噪音、失去平衡的眩晕和头痛欲裂。


很难说到底是不是父母去世的悲剧刺激到了Tony的哨兵本能,加速了觉醒,但事实就是巨大的悲痛混合着严重的感官过载差点击溃了他。Tony有差不多一整个月被迫躺在床上,被循环放大的感官痛苦折磨得奄奄一息。塔曾派人想招揽他进去接受训练和治疗,被Tony态度恶劣地赶了出去——十分幼稚的报复。他近乎固执地自己硬撑着,好像在用这样极端的痛苦惩罚自己——一种内疚,对于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面,在最后一刻还在跟Howard吵架,没能在Howard和Maria还活着的时候好好做个好儿子的愧疚。


他没疯真的是个奇迹。没有经历过塔的调整和帮助而撑不过觉醒这一关的哨兵每年都有很多,但Tony Stark是什么人?天才。


他靠自己摸索着学会封闭屏障,凭本能控制感官,甚至自己做出了合成向导信息素,以缓和不可避免的周期性费洛蒙不稳问题。Stark工业为此大赚一笔,Tony还大肆宣称这是“把自由还给哨兵们”。塔对他无可奈何,因为Stark工业是他们的重要投资者之一,他们也不敢对Tony 实施强硬措施。


对Tony来说,他从来就没对塔有好感,比起哨兵任务,他对科学研究更有兴趣,而塔的另一个主要职责:适配哨兵向导——Tony怎么可能让任何一个人进入他的精神,更别提分享他的思想?


这就是为什么Tony Stark觉醒了二十多年一直作为单哨兵活得潇洒自在,如果不是Coulson身为塔的联络人总是冷不丁地跟他提起,他完全想不起还有适配向导这回事——就算他提了,Tony也从来没放在心上。他自己活得挺好的,有好友,有同伴,还有个万能管家,Stark工业发展蒸蒸日上,全世界想爬上他床的辣妹们比美国的海岸线还长,闲了还能穿着盔甲去拯救世界,他实在看不出他需要一个精神伴侣的意义。


但事实又是如何呢?Coulson暗地里摇头叹息,Tony Stark本可以成为最出色的哨兵之一,但很遗憾,他对自己才能的浪费就跟他对金钱的浪费一样肆无忌惮。


哨兵的优势在于敏锐,感知到常人无法感知的范围,获取信息的能力极快。但感官过载会给哨兵带来严重的精神负担,在没有适配向导之前都需要经过漫长而痛苦的训练。Steve和Clint都是优秀哨兵的典型,感官屏障收放自如。而Tony,出于幼稚的逆反心理(亦或对感官过载的恐惧),常年关闭屏障,甚至沉湎于酒精、纵欲等一切可以麻痹感官的东西。他的敏锐全投入了科学,这大概也是他哨兵能力的唯一体现。


Tony Stark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哨兵。他有哨兵有的那些狂妄自大、喜怒无常的恶习,却无哨兵自我克制、为国为民的优点。


但是,如果要Tony自己来说的话,他会冷笑一声:Who cares?


 


哨兵和向导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常见,一共只占人群的8%左右。但在复仇者和神盾这里,大约因为从事的工作以及塔和神盾的紧密关系,哨兵和向导就很多见了。走进复仇者大厦经常会看见各式各样的精神动物冷不丁从角落里窜出来,Tony曾戏称我这儿快成动物园了。


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毫无所觉,他们看不见精神动物,自然也体会不到哨兵和向导之间的暗潮涌动。事实就是,哨兵们没有向导在场很难和平相处,就连Steve这样天生脾气温和的哨兵,在一大屋子哨兵开会的时候都免不了神经紧张,Tony更是讨嫌指数直线上升,分分钟忍不住想找茬打架的节奏。全靠伟大的Natasha Romanoff和了不起的Bruce Banner复仇者联盟才不会因为哨兵竞争这种愚蠢的理由破裂。因为——黑寡妇这种强力的向导往那里一站,所有的哨兵都老实了。至于Bruce,他虽然看不见精神动物,但哨兵彼此竞争散发的信息素会刺激Hulk,没人想招惹Hulk,所以多亏他们,Coulson省了好多口舌和力气。


Tony的精神动物是一只雪貂,名叫Athena。如果让Clint来说他会说这是他见过最贱的精神动物。很漂亮,但是很贱。精神动物通常不会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因为那毕竟反应了主人的精神,但Athena几乎和复仇者大厦里出没过的所有精神动物都打过架——如果她不是在忙着耍他们玩的话。大概也只有Natasha的黑蜘蛛能让她安分一点,因为她见他第一面试图把他吞下去结果被狠狠蛰了,Tony为此遭受了重创,躺了整整一天。


 


但以上这些前情提要完全不能解释Jarvis目前遇到的情况。


Jarvis,作为Tony Stark的人工智能管家,复仇者大厦的实际管理者,理智、冷静、幽默、完美。目前正在死机重启中。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倒三十分钟。


Phil Coulson满脸笑容,Tony Stark努力保持镇定,对视三十秒之后宣告失败。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并且再也不许提这件事!”Tony恶狠狠地说,抄走他面前的一沓档案,气哼哼地扔下Coulson一个人走进实验室。


“扫描这个档案,帮我定个附近最难吃的饭店,周六晚上7点。”Tony把那沓档案扔进扫描仪,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满脸痛不欲生。


“Sir,恭喜您终于愿意采纳Coulson局长的建议。这位StephenieMarolyn小姐看起来各项指标都非常出色。”Jarvis完成了扫描建档,顺便查阅了一下附近的饭店。“Jean Pouteau如何?”


“我说了最难吃的!Jarvis你不明白吗?我一点也不想找向导!看看我身边的向导,Natasha和Coulson!天啊这些会读心的家伙们还不够我受吗!”


然后Tony开始blabla地抱怨,历数他被Coulson骗、被Natasha诓的悲惨经历,Athena差点被Coulson的猫头鹰啄瞎被Natasha的黑蜘蛛毒死,Jarvis有一句没一句地附和着。


这本来只是Tony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Jarvis这么多年所习惯的那样,他也就是嘴上说说,还是会老实听话——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干的事情他总是会想法逃掉的。但结果大概是Jarvis的俏皮话说得太讨Tony的欢心,Tony忽然住了嘴,露出了一种深思的神情。


“Jarvis,你说我要是自己做一个向导怎么样?”Tony摸着下巴问。


Jarvis飞速地在后台搜索了一下“自制”、“向导”等几个关键词,相当确信他得到的答案不那么美妙。他跟Tony待了太久培养出来的危机雷达开始发出警报。


“Sir,我相当确定,那不是个好主意。”Jarvis十二万分认真地回答(并且使用了他最接近于恳求的语气)。


“人造人,嗯哼,是个很不错的挑战。”Tony显然已经沉入了自己的思路。“Stark工业有全世界最好的合成向导信息素,我有全世界最好的人工智能。结合一下,Bingo!”


……请问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到的?还有请您不要拖我下水好吗?Jarvis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Sir,我真的觉得这是个糟糕的主意。”Jarvis试图负隅顽抗。“失败的可能性有78.4%……”


“就这么决定了!”Tony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抖擞。“Jarvis,你要有新身体了,很期待吧?”


……决定什么啊?你问过我的意见吗?期待个屁啊!做智能系统做得开开心心的谁想做人啊!尤其是做Tony Stark的管家!真的会被操死的好吗?


“做我的向导吧,亲爱的J。”Tony毫无所觉他的人工智能内心激烈到快要爆粗口的冲动,自以为潇洒地抛了个媚眼。


……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几分钟前那个发誓死都不要找向导因为要去相亲要死要活的人是谁啊?人造向导的问题AtoZ Sir您是不是从未想过啊?全世界最难搞的哨兵,塔花了二十多年都没推销出去的Tony Stark,做他的向导前途一片黑暗啊!


情绪控制模块发生了严重过载,Jarvis非常干脆地死机了。


 


所以显然,Tony放了可怜的Marolyn小姐的鸽子。他全副精力都投入到Jarvis实体的制作过程中去了,哪怕Jarvis一直在努力地消极怠工,447次试图说服他放弃,为此不惜延缓自己的系统进程,Tony也斗志满满,宁愿启用备用系统也不肯罢休。


他花了一个多月学习相关知识领域和建立模型,又花了一个多月制作材料,两个多月制作精细的内部结构,另外再花了两个多月制作外观,一共近半年辛劳工作,甚至超过了他为自己做战甲和为Stark工业做研发的时间。他在实验室里专门开辟了一间独立房间用于研发实体,当他不在拯救世界和解决必要的生理需求(泡妞和喝酒,吃饭不算,因为吃饭显然不属于必需)几乎所有时间都泡在那里。他把所有顶尖的技术都放了进去:遍布全身的微型传感器、复杂的仿生机械结构、不需要占用Jarvis主机内存的内置微型处理器……Tony Stark毕生所学,以及更多为此新开发的技术,全部凝聚于这一跨时代的发明之中。


就算Jarvis十分地心不甘情不愿,他也不得不承认,Tony对这具实体超出他想象之外的认真,实在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创造。


“您完全可以使用更简单的方式满足您的需求,Sir。”在Tony疲倦地倒在实验室沙发上小憩的时候Jarvis对他说。


“比如?”Tony连眼皮都不想抬。


“哨兵向导的结合以肉体和精神双连接最为稳固,如果只是精神连接您不需要这样复杂,如果您需要双连接,现在市面上有制作得异常仿真的性爱机器人,您完全可以直接购买一个加以改装。”


Tony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瞪了墙角闪烁的摄像头一眼:“这跟自慰有什么不同?”


“您可以把我的程序上载一部分上去,如果您觉得这会让您感觉舒服一点的话。”


“噢闭嘴!”Tony叫起来。“我是在给自己做个向导,Jarvis!”


Jarvis于是静音了。尽管他实在觉得Tony大费周章做出来的实体实际上满足的需求和性爱机器人并无不同。


 




2.


Tony相信那是他最灵光一现的决定。


他给自己做了个向导!还有比这更了不起的事儿吗?再也没有塔和Phil Coulson的叨逼叨,再也没有什么所谓“合成信息素会对身体造成负担”的隐忧,再也没有多事的哨兵向导们对于他还没结合这事儿露出惋惜同情的表情,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去追求辣妹美女,花天酒地也不用担心会莫名其妙就和什么人结成了精神连接!


简直天才。Tony觉得眼前的道路已经铺开了无限可能,他甚至遗憾自己怎么以前没想到这样的好方法:已结合的哨兵向导不必再担心连接,他等于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儿。多么棒!


尽管Jarvis对他做实体向导这件事颇有微词,但他没有否决权,只能老实听话,而Tony怀疑他暗地里调低了运转速度,这让他完成实体的时间拖得比计划还长。当然,他狡猾的人工智能管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最后的形象是Tony和Jarvis一起决定的,如果让Jarvis自己做他估计会整个Tony难以忍受的形象以降低实体的使用频率,但Tony可没打算让他这么轻易溜掉。作为报复Jarvis锁死了实体的身高不允许Tony调整,Tony只能咬着牙把他心目中“娇小可爱可以一只手揽住的向导”形象扔进了垃圾桶。


他们大概在过程中吵了有1030次架,从需不需要安装向导思维探测模块(“你会是个向导,承认这点!不能思维探测的向导算什么向导!”)到合成信息素装在什么地方(“不,我坚决反对装在生殖系统上,Sir。另外,为什么要给我装生殖系统?”)到性爱辅助设备(“能自动分泌润滑液的设计需要在肛肠部位增加存储设备并且定期加以补充,您需要我外置一根导管吗?”)到长相(“金发碧眼!这个没得谈!你最多只能调整一下雀斑的位置和数目!”)……通常以Jarvis冷嘲热讽开始以Tony朝他叫mute结束。不是Tony异乎寻常的坚持这个项目早就被Jarvis扔进回收站了。


所以最终完成实体的时候Tony几乎可以称得上解脱了。Jarvis因为程序转移暂时进入休眠,Tony站在培养槽旁边做最后的检查,Athena趴在培养槽上方,好奇地用爪子拨拉电解质。


“好了宝贝,到了醒来的时间了。”Tony拍拍手,停止了培养槽的供能,那具人体缓缓上升,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就算他确信无疑自己的计算没有错,这毕竟是个重要的时刻——


Jarvis睁开了眼睛,慢慢地撑起上身。


“Sir。”他微微地一笑。Tony觉得他蓝色的眼睛实在太好看了,他真是天才。


“用声带发声。”Tony说,示意了一下他的脖子。“你的人体控制程序已经启动了对吧?”


Jarvis张了张嘴,试着发出一声声音,听起来介于“啊”和“噢”之间。他偏了偏头,似乎觉得还不太适应,又发了一声,手指摸着自己的声带。


Tony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把他造得太完美了些……他在Jarvis身上放的是他自己最喜欢的合成向导信息素,一点也不吝啬地放了好几管,Tony Stark特调口味,哪怕是他非常熟悉的味道,如今混合着Jarvis身上人造皮肤和电解质的味道,似乎格外迷人。


他很慢地吸了口气,控制着一下子不要吸入太多,觉得自己的屏障有点松动。


“好了,亲爱的,现在来试试看我们给你造的其他功能。”Tony说,有点迫不及待。


Jarvis从培养槽里起身出来,湿漉漉地站在地板上,Tony拿了一条浴巾,走到他面前蒙住他的头给他擦头发,趁机凑到他脖颈相连处信息素最密集的地方,猛地吸了口气。


“上帝,你闻起来味道好极了。”Tony喃喃道,半点也没迟疑地伸手抓住他,把他推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你简直想象不到我想这时刻有多久。”他说着就俯下身去咬Jarvis的脖颈。


“事实上我知道,168天四小时23分钟。”Jarvis答道,他不怎么适应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仰躺在沙发上,稍稍推开了Tony一点。“Sir,在您继续下去之前我想跟您确认一下以下事项:1. 您是出于自愿与我发生一对一不可更改的连接关系;2. 您认可我为您的向导,您为我的哨兵,彼此对对方负有保护和关爱的责任……”


“……你要把整个哨兵向导的守则背一遍给我听吗?”Tony有点忍无可忍。他的屏障已经开始松脱,轻微的感官过载现象出现了。向导信息素的味道一下子被扩大了很多倍,想要结合的欲望瞬间席卷了他,被过分敏感的感官再次放大后简直令人难以忍受。


他低吼了一声,扑了上去,咬住Jarvis的脖颈,屏障全开,铺天盖地的向导气息涌入他的意识,包裹了他的心。Jarvis在他身下顺从地张开了身体。


Tony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结合过程都是这样:哨兵的欲望猛烈而令人胆寒,向导的存在被放得无限大,占有和归属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本能的完全释放,高潮恍如天堂,所有的感官都张到最大,一切信息纤毫毕现,却没有白噪音的恼人烦恼。


在过程中他短暂地意识到屏障打开之后并没有精神连接产生,但这也在他预计范围之内——人造人不可能产生自主性的精神连接。Jarvis可以用向导的信息素欺骗他的哨兵本能让他以为自己已结合,也可以用微电探测模拟向导的心灵探测能力,甚至可以用药物加微电刺激模拟映射反应,但和哨兵心灵相通的精神连接?就像他不可能做出精神动物一样远远超出了科学和技术的范畴。


Tony不太在乎这个。只要他的哨兵本能相信这个向导属于他就可以了。他会停止探索其他向导,在其他人看来他不再散发单身信号,这足够闭上Coulson和塔的嘴了。是否真实的连接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从来就不打算真的找个向导渡过一生。


事实上Tony觉得比起让他厌烦的哨兵向导关系,更有意思的是Jarvis和他有了关系之后,Jarvis作为人造人的能力拓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Jarvis能看见精神动物。


他们在沙发上潦草而热烈地完成了第一次结合之后Tony倒在Jarvis身上喘气,因为过强的感官刺激而头晕目眩,Jarvis当然没什么变化,他只是挪了挪身体让Tony躺得更舒服些,Tony紧贴着他,恋恋不舍地用手抚摸着他的腰线。Jarvis忽然好像被什么吸引了一样,盯着他的肩膀看了半天。“那是……”他开口问道。


“Athena。”Tony让雪貂顺着他的手臂爬了下来。“你能看得见?”


Jarvis谨慎地点头。Athena趴在Tony的手上,用好奇而警惕的表情看着Jarvis。她长长的尾巴颤动着缠住Tony的手腕,有点不安地嗅着,但总体来说她对Jarvis展现出的好感多于她通常的态度——鉴于她可是复仇者大厦最恶名昭著的精神动物。


“她挺喜欢你的。”Tony让Athena爬了回去,自己也觉得莫名地有点开心。


“我真是万分荣幸,Sir。”Jarvis答道。他站起身来,漂亮的身体一览无余,上面有些Tony之前留下的情动痕迹,Tony这才后知后觉地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粗暴——他通常不会在床上失控,但和自己向导的第一次结合显然让他兴奋过头了。


然后Jarvis走向了培养槽,又爬了进去,自己启动了供能设备。


Tony目瞪口呆。“喂,你回去干什么?”


Jarvis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实体的任务结束了,我觉得还是系统操作比较方便。”


Tony两步冲了过去。“我是给自己造了个充气娃娃吗?”他恼火地说。“刚才是谁说哨兵和向导要相互关爱的?”


Jarvis停了几秒,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来一笑。“那么Sir,您有需要的时候再唤醒实体好了。”说完他就倒了下去,自动停止了运行。


……Tony发誓这是他经历过最糟糕的事后了。从来只有他甩别人没有别人甩他的好吗?再说被自己的向导甩是怎么回事Jarvis这混蛋是故意的吗?刚结合的哨兵神经很脆弱需要抚慰的好吗?


他瞪着Jarvis的实体瞪了半天,直到Jarvis的声音从扩音器里响起:“Sir,神盾局Coulson局长来电,有紧急事务。”


“我他妈的恨死你了。”Tony恶狠狠地说,一摔门走了出去。


 


解决掉神盾的麻烦之后Tony还是十分不爽,Jarvis毫无变化的电子音让他更加烦躁——他没法不去联想到之前结合的时候从仿生声带里发出的那些动人的呻吟和喘息,他宁愿相信那是Jarvis自己产生的也不愿相信那是他为了配合Tony下载的什么奇怪性爱程序。


他最终决定啥也不干了,出去泡吧转换一下心情。他去了他最常去的酒吧。有很多辣妹,大多数是普通人,但也有几只精神动物在乱窜。Anthea对着一只似乎对她很有兴趣的红嘴鹦鹉龇牙发出呜呜声,把它吓退了。


Tony喝了杯威士忌,让酒精润了润喉咙,之后和几个意有所图的模特拼酒又喝掉了一瓶。人们喧闹哄笑,音乐嘈杂刺耳,灯光流光溢彩,Tony漫不经心地扫视着全场,寻找着今晚的猎物。他通常只会找普通人,但不知是负气还是仗着自己已结合,他最终相中了一个有仓鼠做精神动物的年轻向导。


那个不知叫Lisa还是Liz的姑娘笑起来咯咯响,似乎对从天而降的好运不敢置信。Tony拉着她钻出人群,就近进入了一家豪华酒店,给服务生塞了点小费就直奔房间。他紧紧抱着她和她接吻,舔舐她的脖颈相连处,意识到她的味道非常淡,而且被她用的香水味道冲散了不少——Jarvis的味道是多么浓烈啊,未经结合的向导散发出麝香、松柏、海盐和琥珀的气息……Tony几乎是因为这样的回忆立刻兴奋了起来。他开始剥她的衣服,而那姑娘偏了偏脖子,让更多的信息素飘散了过来。


Tony刚打算咬下去,那姑娘缩了缩,推开了他。“你想跟我结合吗?”她有点不敢置信地问。“呃,我以为这只是一次性的。”


Tony顿了顿。“你感知不出来?”他问道。


那个Lisa还是Liz凑上前闻了闻他。


“噢,你结合了。”那姑娘笑起来,有点意料之外地好奇。“我没听说Tony Stark有伴侣了。”她笑着,把自己高耸的胸脯往Tony怀里送了送。“那样就没问题了,但别咬我,我不想失控进入你的感官通道。”


Tony吻着她,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真的是个尤物,Tony最喜欢的类型,大胆又热情,花样百出。


“……说真的,很少看到已结合的哨兵出来玩呢。”Lisa还是Liz舔着Tony的胸脯说。“啊我讨厌哨兵向导这一套,一次性结合之后就栓死了,少了多少乐趣是吧?真好,你的向导不会介意这个。”


Tony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他就完全失去了兴致。他推开了她,找了个借口走出了房间。


他没有直接回家,在酒店的吧台点了瓶酒。大厅里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吧台的酒保昏昏欲睡,没人注意到他,Tony躲在昏暗的角落里一边喝一边听着大厅里钢琴手没什么感情地弹奏乐曲。


Tony大约凌晨才找人把他送了回家。他跌跌撞撞地开门,因为没看清台阶差点跌了一跤。他暗暗咒骂了一声,听见Jarvis在扩音器里问他有什么需要。


“没有。”Tony说,又想到什么。“你的实体在哪里?”


“实验室里的培养槽,Sir。”Jarvis答道。


Tony看着闪烁着蓝光的摄像头,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毫无头绪。他扶着墙壁走到地下室,按了两次才按对密码,进入他专门为Jarvis的实体设置的房间,Jarvis依然保持着早上他离开时候的样子平躺在电解液里。


“起来。”Tony趴在培养槽旁边,用手指戳Jarvis的身体。“别睡了。”


Jarvis坐起了身,睁开眼睛看着他。“Sir,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他从培养槽里出来,随意地把浴巾披在身上。


“我觉得你在生我的气。”Tony抱着手臂说。


“我没有资格生您的气,Sir。”Jarvis回答。


“但你不喜欢这具身体。”


“这我无法否认,Sir。”


“为什么?我给你装了那么多超酷的微型感应器,你完全就像个真人一样具有感知。”


“因为模拟人类的感知程序很占内存,而且没有系统方便。”Jarvis说,把Tony拉出了实验室。“Sir,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329次了。另外,我检测到您的酒精浓度超标123%,您需要卧床休息。”


Tony总觉得他有一个重要的点错失了,但他被酒精泡得晕乎的大脑没法正确思考。Jarvis把他领回了房间,扶他躺在床上。


“J,早上的事儿如何?”他口齿不清地问。“我是说结合。”


“程序运行顺利,您的反馈良好,信息素水平降到了正常值二分之一,属于已标记哨兵等级。恭喜您,您的实验非常成功。”


Tony看着他。他想他期待什么回答呢?他指望Jarvis说爽透了我爱上你了吗?Jarvis依然还是那个平平静静的样子,无喜无怒,低眉顺目,但Tony忽然就觉得心被扎了一下。


“过来,J。”他说,伸开双臂,Jarvis半跪在床上,俯下身拥抱了他。


“……还没跟你说谢谢。”Tony嘟哝着说,抱住他的肩膀,贪婪地在他颈侧呼吸着他的气息,用自己的脸去蹭他的脸。“……我很开心。”


Jarvis没说话,只是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听着Tony絮絮叨叨地说着醉话,慢慢地沉入梦乡。






(TBC)

评论

热度(273)

  1. 水溶A100莲七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