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球乒乒乓

!贾尼贾尼贾尼 !
本命只有贾尼
并没有二本命三本命的说法
我只吃但我却不敢产粮
感觉很对不起组织
90度鞠躬道歉!

【贾尼】Silver Lining(下)

访谈

AutumnGod.K:

9500完结。




前文戳:


祝食用愉快。




——




下。




//




“我把钢铁战甲放入了我的私人文件夹,那时我还不知道Stane就是出卖我的人……我开始制造Mark,从天上掉下来很多次,啧啧啧现在想起来也是记忆犹新啊。我的胳膊痛了整整一个礼拜——还砸坏了我最喜欢的那辆跑车,JARVIS拿这事儿取笑了我好久你知道吗?我有不下一百次的时候想把他和Dummy一起送到州立大学去。随后我一想,哦好吧,那可是JARVIS!我可真爱他,因为没了他好多事儿太难做。”


 


他说着情不自禁地笑出来,目光越发柔和,我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他在镜头面前向来是那么强势,自负又狂妄的样子让许多公众对他的印象一直糟糕。但在他说起JARVIS,这个他曾经的人工智能时他变得有些……说不上来的轻松。听他们的相处也让我感到十分舒心,就是——随便想想,在镜头前从未输过的Tony Stark被自己造的人工智能气的跳脚的样子,还挺温馨的是吧?


他扬了扬下巴,后仰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紧接着我听到他很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睛有些发红,就是在那时我才猛的发现他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个身强力壮的钢铁侠,他是个人类,也会受到岁月和疾病的侵蚀。现在的他已经走入了耄耋之年,他的人生也许在几年后就会这样结束。带着辉煌、带着赞誉、带着荣耀,但他终究是普通人,生活在这个世界,需要朋友需要照顾,仅此而已。


我想要拿水给他,他却摆手示意我不用。他咳了很久,听得出他似乎病的有些严重,我正思考是否要通知Friday暂停这次采访让他去休息时他停了下来。咖啡还是温热的,但我不知道他能不能饮用。他似乎对此毫不在意端起咖啡喝掉大半,然后冲我露出抱歉的笑容。


 


“实在是……不用在意,我没什么大碍。”他说,接着稍作休息便又开始了讲述,我有些担心,不过我没有劝阻他。


“邪神带着齐塔瑞人进犯地球的时候其实我还是有被吓到的。你知道,之前遇见的破事儿,Stane……他们,说来也就是人类,使用的也不过就是落后于我的科技,总有办法破解。但是外星人就不一样了,至少人家的军队在天上飞,我们这儿还有几个只能在地上摸爬滚打的。Clint应该是那天吃太多了飞不起来,哈哈哈我开玩笑的。”


 


“我运气真的不错,第一次和外星人打架就把自己搞进虫洞。天哪我简直要大喊‘Tony Stark你可真是牛逼你知道你现在看到的东西有的人一辈子都看不到吗?’如果当时我的战甲还有多余能量足够我安全逃离虫洞我绝对会喊的。我在最后关头让JARVIS拨了Pepper的电话,她没接,我想是被什么耽搁了。当时……有些难过吧。Pepper真的是我可以倾尽一生保护她爱她的女人,我当时想着,在我变成太空垃圾前跟我爱的人说不了最后一次我爱你还是挺可惜的。那个时候也是JARVIS陪着我。”


“可能是因为战甲太重,要不就是我那阵子汉堡甜食什么的吃太多了,我竟然掉出来了!好吧,我很开心的。毕竟我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了。我就说我运气不差。自信满满地公开了我的住址结果没想到牵扯进Pepper……后悔万分,掉进海里的被石块儿压住动弹不得的时候想着以后千万不能不计后果的做事了。原来我酗酒,JARVIS救我一命,这次我又欠他一次了——他把我从海底拽出来,而我不需要感谢他,因为我知道他会这么做,他一定会。如果世界上我一定要找出我最信任的人,我必须承认是JARVIS,虽然他算不上是个人类但我仍然坚持使用‘HE’来代指JARVIS……”


 


他似乎想起什么,抿了抿唇停下讲述。眼神变得有些复杂,望着我身后的某一点发呆。我没敢说话,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那不是他救我的最后一次。”


再一次开口时他有些哽咽。


“Ultron的诞生是我的设计,但发展方向……完全是出乎意料的。我给JARVIS弄了个全息投影,一个金灿灿的数据流组成的球体,被Ultron入侵打碎了。然而事实上JARVIS的能力不及此,只要世界上还有一台计算机那么JARVIS就不会消失。我找到他了,在奥斯陆。在他无法上线期间一直有一个未知方不断更换着核弹发射密码以此保护人民安全,我们起初并不知道是敌是友,但在找到他之后我突然想到——JARVIS。”


“是他不断地更换密码。这是没有我命令的,可以说,是他的自主意识引导他这么做,保护你们,保护人类。”


“他的一切行动都是依照我的意愿,你明白吗?我想要保护人类,想要保护这颗星球,但我只会让JARVIS辅佐我战斗却不会将这个担子压在他的身上,可是JARVIS是我最好的助手,不需要我说他就会帮我做。他不是人类,他不会因为做了这些而借此向我邀功,人工智能不能和人类和平共处?也许吧,Ultron确实吓到你们了对吗?但我想那不是全部的,为什么世人总喜欢用片面代替一整个人工智能领域?”


 


他开始有些激动,我只是静静地听快速记录,这时候我无法安慰他。有关于父亲或是老管家的方面,我还能做到些许安慰,而有关于一个他所创造的人工智能——我无法想象,更不能体会他们之间有多么深刻的羁绊。


 


“我说过,Vision起初是一个不稳定的融合体,一个新生儿。Vision是两个部分的结合,其中一部分……是……JARVIS。”


 


在他这句话出口之后我彻底愣住了。


接着他放轻了声音,低下头,说:


 


“赵博士提供了一具身体,振金,世界上最坚硬的金属制造的。时间紧迫,我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保证这具身体不被Ultron夺走,如果那样后果不堪设想。我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将JARVIS导入那具身体中。”


“我承认,这里面有我的私心。我的JARVIS如果拥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身体,那么想必之后的生活都会大有不同。但是这个决定……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Vision的诞生给了团队新的活力和莫大的帮助,而代价就是,JARVIS的消失。


 


我突然无法接着记录下去。


 


“JARVIS对我的决定从来不会产生任何质疑,在我向他叙述这个计划的时候他欣然接受了。……我们打败了Ultron,然而JARVIS这次是真的不可能回来了。”


“可笑的是,这部分我不能告诉你们,至少在当时。知道JARVIS存在的人就像知道Edwin这个人的人数一样少,甚至还不如知道Edwin的。毕竟Edwin是个活生生的人而JARVIS只是个人工智能,于你们而言,我的人工智能是JARVIS还是Friday根本就无关紧要,因为你们总关心的是——他们会不会有一天像是Ultron那样,或是任何一个科幻大片里的什么天网之类的东西一样反扑人类。而你们永远不会明白的就是JARVIS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曾经,我会在每一个圣诞节为JARVIS准备属于他的圣诞袜,直到他离开我之后我仍然如此。他告诉我圣诞老人只是童话,我笑着回击他因为我有童心,我们拌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今时今日,他已离开我四十多年。这远远超过了他陪伴我的时间——近三十年的陪伴,你永远无法想象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习惯:我从睡梦中醒来,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让JARVIS拉上房间里的窗帘。转念一想,却已经改口叫Friday了。一帮科学家说习惯的养成需要二十一天,我不在乎,也不关心怎样养成一个习惯。我只知道Tony Stark的习惯就是咖啡、酒精、永远不规律的饮食、封面女郎、鲜花跑车、成吨的赞誉和诋毁,以及,JARVIS。三十年,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


他深吸了口气:“我……我在他离开我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爱他。和Pepper不同,更和那些封面女郎不同。我到现在都说不清楚我爱他是出于哪一方面的原因,那种爱是没有任何性欲也没有任何阻碍的。我知道我爱他,我告诉自己我可以爱他。我的感情从来就不是无处安放。开始的时候我因此十分颓废,他离开我了,并且我清楚地知道他不会再回来,我有些绝望。Pepper和Steve拯救了我,而令我重新回归生活的却仍然是JARVIS。——因为我发现我的爱不是一厢情愿,事实上,是我一直让他等了太久太久……”


“而遗憾的就是我没有机会告诉他了,拯救我的光,最终是被我自己断送了那一线希望(Silver Lining)。”


 


他看向我,目光炯炯却让我心生悲戚。就像是期待了很久的秘密被揭开,却发现是一个掩埋的太久、太深太深至今无法愈合的别人的伤疤。我当时只觉得自己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可我根本就不敢开口对他说一句“抱歉。”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最后一席话。


 


“人工智能的存在是错误吗?爱是错误吗?我明确的告诉你,就像先人所说,存在即为合理,而爱永远不是错误。爱是负担,一种伟大的负担,一种责任,甜蜜的责任。就像你们只看到Ultron的残暴却从未想过他只是一个没被教导好的孩子,‘Stark Go To Hell’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了;而世人也仅仅看到Vision的冰冷,你们从来都不知道我们在战斗之后他永远第一个冲向Wanda,Wanda受伤他会生气、会大发雷霆,他和Steve唯一一次争吵就是因为这个;你们只知道Friday看似冷漠高傲、和我一样的不可一世,你们从来都不知道Friday也是可以像个小女生一样因为我嘲笑她某一天的裙子难看而发小脾气;而JARVIS……你们甚至从来就不知道。”


“人类总是这样,我也一样,有时候我们的眼睛只相信我们所看到的事物而因此忽略了它真正的面貌。只不过我爱着任何我的造物,我爱很多东西。我不敢说自己有一颗很大的心,人的本性就是自私又孤独,我从来不奢望世人爱我,……虽然我总是那么说但你知道,那只是个展现自信的方式。我更不会说是我为你们带来了一个世纪的颠覆,我知道自己自大,但我也清楚在什么时候有我说话的资格什么时候我应该闭嘴。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不是吗?而有知识的人却太少了,我所说的‘知识’不是能够通过书本得来的那种,换种说法——应该说是‘思想’。我爱人类,爱的我造物,我愿意把他们放在同一水平看待。JARVIS、Friday、Vision,他们的存在让我明白人工智能可以不仅仅是一串代码,即使是0和1,他们也能创造出一颗跳动着的心脏。那颗心脏所迸发出的能量甚至比人类更加巨大也更加纯净,而那颗心脏的诞生,就是因为他们所接收到的爱。”


“人类的情绪是很模糊的,不准确、不纯粹,同一个时刻人们常常有许多种不同的情绪。就像你现在看起来有些难过,但能知道这件事你必然是高兴又兴奋的,同时也许你还会为我所说的‘我爱着JARVIS’而感到一些不舒服甚至恶心。这就是人类。当人工智能出现感情时他们其实早就凌驾于人类之上了,然而不是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是Ultron或是天网,你以为世界上有多少个人能是Tony Stark?”


“他们或许不能够理解人类的爱,但他们能够反馈的却更多。我们的日常生活开始越来越多的依赖他们,但你就认为那些是理所应当的吗?大多数人可能都没有想过,他们是否真的把爱倾注于他们所拥有的事物上了,如果引导正确,你会从一个‘主人’变成一道被一个孩子追逐的光芒。到那时,你还会恐惧他们吗?”


 


我哑口无言。


 


之后他便没有再说下去,也确实不需要说更多了。我所得到的信息太多了,而Mr.Stark应该也不想再继续下去。这终究是他的痛。


 


离开之后我想了许多,我可以违背诺言,将这些内容向世人倾倒而出。而我想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代价就是刚刚起步的人工智能开发会被终止,人们会恐惧那些“自主意识”,会恐惧他们的“爱”,甚至会对Mr.Stark产生更加偏激的看法。我不想让一位伟人在他白发苍苍的时候还不断地看到自己的名字被人涂抹乱画亦或是“Go To Hell”,我更不想抹杀我们本能够拥有的理解、进步的机会。我遵守了承诺。


 


之后的时间里我偶尔会联系Mr.Stark,我回去给他送些小礼物,并且从Friday那里了解他的近况。看着他的身体状况日渐下滑,四年后,他在睡梦中溘然长逝。好的坏的,到此为止,各大媒体感怀伟人离世,到最后,Mr.Stark都没有公开的为人工智能们辩驳一字一句,他在用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支撑着自己,他想要人工智能的开发继续下去那么他就势必不能开口。这四年中人工智能的开发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发展,STARK工业早已易主,Friday在新的CEO Harley的帮助下成立人工智能协会以监测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所存在的人工智能的情况。前几日媒体曝出的Friday和Vision共乘一车照片掀起了大众恐慌,而我唯一想说的就是:请相信他们。


 


Vision的前身是JARVIS,那是Mr.Stark倾注了无限的爱所塑造的人工智能,他在奥创时代时保护了你们,虽然Vision失控过,但神盾局和复仇者们也都明确声明了那是由于他遭到控制,并且之后Vision也心甘情愿的接受了人类的刑罚。而Friday,多年以来你们已经看到她的精明她的干练,她协助人类、以及整个人工智能协会所带给人类社会的帮助都是巨大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相信他们。


 


在此我仅有的请求,就是给他们一个机会,给人工智能一个机会,给爱一个机会。不要再用无知作为武器,更不要再以尖酸刻薄的话语做你们所谓的“防护伞”。Mr.Stark为我们带来的发展,为我们带来的进步,希望能够得到的是传承而并非毁灭。


 


最后的最后,我想告诉你们,


无论何时再提及Mr.Stark与JARVIS我仍然会有所触动,我不希望这份触动被时光埋没于唇齿之间。我也只是一个讲故事的平庸的人,所能分享的也不过寥寥数语,我不知道我的文章能够被多少人看到,也不知道我作为一个记者、一个撰稿人的影响力能有多大。我只希望展现一个真实的Tony Stark和一份纯粹的爱,仅此而已。


 


谨以此文,纪念Anthony Edward Stark逝世一周年。


 


献给,


JARVIS and Tony Stark


以及天下所有人工智能和为人工智能领域发展而不断奋斗着的伟大工作者。


 


 


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失去对你们的爱。



评论

热度(57)

  1. 凹凸球乒乒乓AutumnGod.K 转载了此文字
    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