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球乒乒乓

!贾尼贾尼贾尼 !
本命只有贾尼
并没有二本命三本命的说法
我只吃但我却不敢产粮
感觉很对不起组织
90度鞠躬道歉!

【麦源/现代AU】为爱你而生(下)

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坠入爱河💑

敷衍了事:

前文链接




我已得道。




十分希望各位配合以下BGM食用!


《QUEEN-I was born to love you》




我写完了自己想写的情节,写的我心情激荡浑身颤抖(饿的)。但是我十分幸福。


有空再细修吧,我感觉自己离飞升不远了……




5.


考试周结束后就是一年一度的毕业舞会了。


每一位应届毕业生都必须参与这项学校传统活动,源氏也不例外。除了把只有在社团招新时才穿过的正装送去干洗店熨烫,他还得邀请一位姑娘作为自己的舞伴。他本想邀请法芮尔·艾玛莉——同届同系同班而且单身,实在是舞伴的不二选择。不幸的是,法拉已经有约了。


“真抱歉,源氏。”法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不过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舞伴。”


 


于是源氏牵着医学部的安吉拉·齐格勒站在了学校的舞会厅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候场了,一片衣香鬓影中,有人在向他招手。


 “hi,源氏。”法芮尔·艾玛莉打了个招呼。一袭宝蓝长裙,平日散下来的头发被束成优雅的发髻,源氏的这位同系好友今晚的造型可谓光彩夺目。


而更吸引源氏注意的是法拉的舞伴。


杰西·麦克雷向源氏调皮地挤了下眼睛,“晚上好,源氏。”


怎么是你。


怎么老是你。


源氏一时语塞,忍不住无奈地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笑了出来。


“晚上好,杰西。”


七点了。学校里的钟声敲响,大提琴拉出了第一个音符。绅士们默契地弯腰伸手,向自己的舞伴发出邀请。


“MayI?”


舞会开始了。


 


源氏在舞会期间总是在走神。照顾学生们临时抱佛脚的舞蹈技巧,负责演奏的管弦乐团都在拉一些节奏舒缓的施特劳斯什么的。这给了源氏充分的溜号机会。他挽着舞伴,脚下迎合着步子,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在舞池里寻找某个身影。


找到了。


他在舞池的另一边看到了完美混入人群的麦克雷。


剪裁合适的西装,精心打理过的发型,甚至连胡子也被好好的修剪过了。这位摇滚乐队主唱正规规矩矩地跳着华尔兹,步伐看上去甚至比其他人熟练得多。这与舞台上那个光芒四射的麦克雷简直天差地别。源氏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扬,这细微的表情变化被女伴敏锐地捕捉到了。安吉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里了然,脚下步伐一动便改了方向。


于是这一曲结束时,源氏发现他们居然已经跳到了麦克雷和法拉的旁边。


中场休息时四个人窝在角落的小沙发里。两位女士亲昵地靠在一起说话。麦克雷拿着两杯红酒,十分殷勤地挤到源氏旁边咬他耳朵:“跳的真好。”


源氏眉毛一挑,“你偷看我?”


“偶然偶然。”麦克雷笑嘻嘻地,“哎看到我是不是特别惊讶啊根基同学?”


“惊吓!”源氏啐他。


“看你在门口时的反应明显是惊喜。”麦克雷一本正经。源氏才不要接他的茬,拿过麦克雷左手的葡萄酒。


 “毕业快乐!”他说道,举起了杯子。


两位女士笑着举杯,麦克雷也十分厚脸皮地举起自己的杯子。


“干杯!”


 


最后一首曲子前,主持人出来说了一大串祝福的话,收获掌声之余宣布道:“最后一支舞,请与你身边的人交换舞伴吧!”


乐团适时地奏起了叽叽喳喳波尔卡舞曲,气氛一下子变得活泼起来。源氏向法拉伸出手,麦克雷向安吉拉伸出手,两位女士相视一笑,根本不理会两位男士的邀请,牵起了对方的手,头也不回地加入了舞池。


源氏和麦克雷面面相觑。


“你跳女步。”源氏反应极快地拉过麦克雷,执起他的左手,搂过麦克雷的腰。


“开玩笑。”麦克雷向前踏出了一步,距离拉近凸显了他们的身高差,源氏不得不仰头看着这位比他高出了一个头的舞伴。“明显是你跳更合适。”


“我不管,你跳!”


“我不跳,你跳。”


“你跳不跳!”


“不跳不跳就不跳。——哎哎你别踩我脚哎!……”


 






6.


已经渐显热意的六月,源氏交上了自己最后一份大作业,毕业答辩也已经出结果。虽然距离毕业生离校日还有一段时间,但源氏早已可以退宿走人。事实上家里从他答辩完的那天就在催他回去了,每一次FaceTime他哥都会板着脸说要给他买机票。源氏实在是头疼。


“再过几天,过几天我就回去了!”源氏对着话筒叫道,“下周毕业旅行!结束了我就回家!啊啊啊哥你说什么喂喂喂能听见我说话吗哎哟信号好差要断了要断了嘟嘟嘟嘟嘟。”


源氏一顿操作按掉了电话,又瘫在了床上。


下周毕业旅行没错,但是他上个月就推掉了。


他只是不想那么早回去而已。


至于原因什么的……


他烦躁地翻了个身。


 


电话响了,是麦克雷。


“终于通了。”麦克雷说。


“老哥又来催我回家。”源氏叹了口气。


麦克雷笑了笑,转移了话题,“猜猜我在哪儿呢?”


“家?录音棚?Live house?”源氏十分给面子地猜,听筒里声音嘈杂,和窗外吵吵嚷嚷的学生们简直不相上下(今天更是格外的吵),“总不会在我学校吧?”


说着他便听到了一长串电吉他的声音,同时从听筒和窗外传来组成了不和谐的二重奏。


源氏从床上坐起来,“你他妈真在我学校?”


麦克雷说:“你到阳台来。”


源氏赶紧下床冲进了阳台。


正对着宿舍楼的大草坪,平日空闲的小舞台上,架子鼓电子琴麦克风摆了一地,几个年轻人正调试设备。这阵仗把常在草坪上晒太阳的几只校狗吓得站在远处汪汪叫,吸引了不少拖着箱子回家的路人的目光。源氏往远处看了看,乐队的小面包车停在马路边上,哈娜正指挥着几个人搬音响(果然,他想)。而麦克雷身上挂着鲜红色的电吉他,站在麦克风前面,正朝他挥手。


“毕业live!”麦克雷说,“老板想听什么随便点。”


“操。”源氏说。


“这个不会啊老板。”麦克雷大笑。键盘手叫了他一声,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要开始了。”麦克雷说,“待会聊。”他挂了电话,打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


“3,2,1,go。”


 


 


*


展开双臂 越过云朵


穿过彩虹


向着目的地flyaway


就算被风缠绕 也要向着目的地的方向飞去


因为有你在身边


 


 


“你好,我是杰西·麦克雷。”


“岛田源氏。”


“旁友,战网来一发吗?”


……


 


*


我牵着你的手 你说


要将迷茫中的我带去一个闪闪放光的地方


相信你 握着你如此温暖的手


我的眼神义无反顾


 


 


“最近写了新歌,你要不要听听看?”


“我不怎么听摇滚啊。”


“就听一下嘛,随便听听嘛……”


 


“睡不着觉,要给源源唱歌才睡得着~”


“唱吧……”


 


“你来看杰西·麦克雷的演出?!”


“……反正我来看了!我又没有考试!”


……


 


 


*


你静静地将手伸向


那闪光的世界中


想要找寻没有虚伪的明天


想全力挥舞羽翼 朝着你那闪耀的方向


此刻闪光的世界尽头


握着你的手 永不松开 飞吧flyaway


就算被风缠绕 也要向着目的地的方向飞去


因为有我在身边


 


 


“毕业后你要留在这里吗?”


“家里想让我回去。”


“啊……富有挑战性。”


“什么?”


“日本那么远,我得‘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一生悬命)’才能去那里开演唱会啊~”


……


 


 


草坪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围着草坪站了好几圈。已经有人认出这支乐队的身份,兴奋地挥舞着双手跟着大声唱起来。源氏站在阳台上看着他们激情四射地演奏着,如同他们以往的每一场live,一首接一首地唱——全是源氏喜欢的歌。他想冲下去,和那些路人一起挥手一起欢呼,但他还穿着家居服。然而他简直看得目不转睛,连衣服都舍不得去换。


这个人,这个杰西·麦克雷……


他趴在阳台上看着那个策划了这一切的家伙。也许是怕被保安当做什么可疑人士赶出学校,麦克雷穿的十分低调,但他演唱时整个人却仍然光彩夺目。气氛越来越热烈,唱到高潮时麦克雷即兴solo一发,接着是架子鼓一段密集的鼓点,最后一个清脆的吊镲结束演奏,收获无数尖叫和口哨。


麦克雷喘着气,一一介绍乐队成员,最后一齐上前鞠躬致谢。


“谢谢!谢谢大家!”


“安可!安可!安可!安可!……”


乐队主唱做了一个“拿你们没办法”的表情,重新走到麦克风前,其他成员也一一归位。人群欢呼声更甚,麦克雷赶紧张开双手向下压了压,欢呼声才渐渐小下来。


“接下来这首歌,唱给我一个重要的人。”


他这样说道,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


源氏感觉自己的心揪了一下。


 


“这首歌,唱给我一个重要的人。”


麦克雷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抬头,看着三楼的某个阳台,看着趴在阳台上的那个人。


 


 


天哪源氏还穿着毛茸茸的家居服。


他贪婪地看着他,凌乱的短发,张扬的眉毛,还有那灵动的眼睛——这么远的距离他根本看不清这些细节,但他早就牢牢记在心里了——他收回了目光,赶在自己满溢的情感倾泻出来之前。


他低下头调整了一下吉他,转身向队友示意。键盘手推出了一个和弦。 


麦克雷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I was born to love you


With every single beat of my heart


Yes, I was born to take care of you


Every single day...”


 


是的,是的。当他在Live house时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他就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就是他,是的,就是他了。


他彻夜无眠,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他感到自己被一箭击中。


 


 “You are the one for me


I am the man for you


You were made for me


You're my ecstasy


If I was given every opportunity


I'd kill for your love”


 


他将一切抛诸脑后,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像求偶的孔雀一般不遗余力展现着自己的一切。他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写出缠绵悱恻的曲子,而现在他满脑子只有黏黏糊糊的小情歌;他本以为自己最多只能跳个广播体操,而现在他居然能不踩脚来一首华尔兹;他本以为自己将永远一往无前,而现在他竟然连当面剖白心迹都做不到。


 


 “So take a chance with me


Let me romance with you


I'm caught in a dream


And my dream's come true”


吉他手迅速跟进,架子手敲起激昂的鼓点。麦克雷的嗓子有点哑了,连唱了七八首歌没有休息,以他live多年的水平本不会这么糟糕,但不得不承认,他现在紧张的要命。


他听到了吗?他喜欢吗?他感受到我的心意了吗?我的梦想会成真吗?


他不敢抬头,闭着眼睛,唱着。


 


“It's so hard to believe


This is happening to me


An amazing feeling


Comin' through


 


“I love every little thing about you


I wanna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Yes I was born to love you


Every single day - of my life


 


他忍不住了,他偷偷睁开了眼睛,向阳台的方向看去。


空荡荡的阳台。


他张了张嘴,却只觉得嗓子发紧,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队友感知到了他的状态,吉他上前一步来了一段华丽的变奏,带着观众们一起合唱高潮部分。麦克雷站在台上握着麦克风,只觉得自己离舞台越来越远。


这不是你一早预料到的结果吗。


不过是一厢情愿……


 


“I was born to love you


With every single beat of my heart


Yes, I was born to take care of you


Every single day of my life


Yes I was born to love you


Every single day of my life——


 


演出还要继续。


振作点!麦克雷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就剩最后一段了。


他寻了节奏,一个扫弦跟上了队友的拍子,重整情绪接着唱了下去。


“Yes I was born to love you. I wanna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台下忽然骚动起来,从外围向舞台中心扩散。一个身影拼命地向舞台方向挤着,努力地拨开拥挤的人潮。“杰西!”他着急地喊道。


麦克雷以为自己幻听了。他居然听到源氏在喊他的名字。


“I wanna love you……”


“杰西!杰西!杰西!!!


他听见了。不是幻听。


他的男孩在人堆里向他奋力地挥着手,一边努力地向前挤着,一边呼喊着他的名字。


“I get so lonely, lonely, lonely yeah……”


他向观众走去,眼里只有一个身影。


“I want to love you……”


站在最前排的观众很快意识到了,主动为他让出了道路。他取下了碍事的吉他,用全身的力气站在源氏的面前。


“……Yeah, give it to me.”


 


源氏仰头看着他,这距离仿佛比毕业舞会上的华尔兹还要更近一些。


他伸手抚上了麦克雷的脸颊。麦克雷浑身僵硬地像一块石头。


“我……”麦克雷开口,声音颤抖得不像话。


“我爱你。”源氏说,“我他妈等好久了。”


然后他搂住了麦克雷的脖子,向他索取了一个吻。




END






————————


源氏从阳台上消失这么久是因为他要去把家居服换掉(x


后来源氏接着读研了。读完在本市找了个工作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程序员。和麦克雷一起租了个房子。没养宠物,养活对方就已经很累了(x




中间的一段中文歌词翻译自《Flyaway》by BACK-ON 有改动


瓜怂麦克雷,最后还是源氏告白的。


我就想写麦克雷唱《I was born to love you》告白,这首歌真他妈带劲。那种“我爱你啊啊啊啊!!!”的感觉透过每一个音符传达出来,让我觉得必须得写出来才能平复我的激动之情。


文里学校事宜包括宿舍位置均参考我本科学校233333宿舍楼下一片树林边上一个小舞台附近经常有狗晒太阳




最后一段总觉得也许会有更带劲的处理方式,但我现在智商-999并想不出来。欢迎评论与我交流。


其实我就是想求个评论【




睡觉去了睡觉去了



评论

热度(46)

  1. 凹凸球乒乒乓敷衍了事 转载了此文字
    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坠入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