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球乒乒乓

!贾尼贾尼贾尼 !
本命只有贾尼
并没有二本命三本命的说法
我只吃但我却不敢产粮
感觉很对不起组织
90度鞠躬道歉!

【麦源】时间恋人(3)

我愿为你而死的爱情...呜呜呜

金鱼草:

大家好,我写完了!


对不起我偷懒了,我本来准备写四篇的,今天突发奇想把结尾写了,中间我就,不想写了,嘻嘻。


感谢阅读,麦源的各位真是天使哇!








“源氏总是头晕,”麦克雷在电话里这样和安吉拉说:“越来越频繁,安吉拉是不是…”


“时间快到了,”医生这样回答他:“快回来,源氏快要回去了。”


牛仔哎了一声挂断电话,从二楼跳下来打空一个枪膛带走六条人命,忍者在远处的电线杆上贴着脸给了他一镖。


“源氏,”他低头在通讯器里叫他的名字:“走,我们现在就回去。”


 


“麦克雷,”源氏躺在直布罗陀的床上把胳膊伸进麦克雷的被子里,慢慢把整个人钻进去:“麦克雷,我有点晕了。”


麦克雷张开胳膊把他搂进怀里,一下一下理着他的头发。


“我有事要告诉你,”他紧紧闭着眼睛把脸埋到源氏的头发里:“源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害怕。”


源氏静静呆在他怀里,很久没有说话。


麦克雷深深叹了一口气张开口,话语哽在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哥的事吗。”源氏哼着苦笑了一声。


麦克雷的手一下子顿住了。


“你怎么知道的。”他轻声问。


“我看到的,”源氏轻轻挣脱着抬起头来看他:“温斯顿的资料,我看到了岛田半藏。”


“我哥和我在一个组织,你故意不让我们见面。”源氏直直地盯着麦克雷,眼中呈现出那种小动物受伤后的神情。


“杰西,”他几乎是颤抖着发出声音:“你不会害我的,对吧。”


“我不会,”麦克雷搂过他的腰一遍一遍亲吻他的额角,皱着眉头用手掌温热他的脊柱:“我永远不会。”


“所以说,”源氏深吸了两口气,紧紧咬住下唇,几乎快要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是我哥。”


“是…我哥…”源氏拽住麦克雷的衬衫,咳了一口想要掩盖住哭腔。


“把我变成这样的吗。”


麦克雷更紧地搂住他,皱着眉毛侧过脸去亲吻他的嘴角。


源氏攥紧拳头,抿着嘴坚持了一会,终于松开牙关哭出声来。


“那会很疼吗。”他伸出手胡乱抹着眼泪。


“就像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一样。”麦克雷紧紧皱着眉头内心无比挣扎。


“源氏,”他终于长长叹了一口气,用手扶住源氏的后颈,微微用力逼迫他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


“离开那里,”他用力捏着源氏的脖子,说完这句话像是花费了一辈子的力气,麦克雷大口喘着气,看着源氏的眼睛里满是煎熬:“离开那里,源氏。”


“不想死的话就离开花村,”他的声音轻轻颤抖着,语气却无比坚定:“去哪都好,健康完整地去生活,找个男朋友。”


“不,”麦克雷舔了舔嘴唇深深吐出一口气,颤抖着抬起手刮去源氏脸上的眼泪:“你不是gay,找个女朋友。”


“操。”源氏把眼里的泪水眨掉,低头骂了一句日语。


“你不是说,你是个女的吗。”他微微瞪着眼睛看着麦克雷,薄薄的水雾又笼罩上眼睛,源氏努力吞咽了一口把嗓子里哽住的哭腔憋回去。


小忍者拿手背遮住眼睛,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源氏带着哭腔小声喊:“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天呐,他才十九岁。


麦克雷抓住他的手腕扯下来,低头吻上他的嘴唇。


“我希望你过得好。”他哑着嗓子贴在源氏唇边叹息:“你值得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


不是我,不是守望先锋,也不是这副身体。


 


源氏渐渐平静下来,抹掉脸上的眼泪轻轻咳了一声,眼角泛红地看着麦克雷,过了很长时间。


他终于慢慢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他急促地呼吸着:“我会过得好的。”


麦克雷收紧双臂把头埋在源氏肩窝里绝望地抱着他,大口呼吸沾染着他的气息的空气,心脏几乎要承受不住停止跳动。


“源氏。”麦克雷摇着头蹭着源氏脖颈处的皮肤,声音颤抖着像是要哭出来:“源氏,我从没想过。”


“我在希腊安全屋那边订了结婚戒指。”麦克雷用鼻子蹭了蹭他的下巴,紧紧闭着眼,眼里滚烫的液体像是要烧透他的脑子。


源氏突然抓紧了他衬衫的前襟,眼里满是血丝。


“还有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我有一个伊利奥斯的任务。”麦克雷闭着眼从下巴开始沿着脸庞的轮廓轻轻亲吻他:“拿回来我就求婚。”


“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的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连亲吻源氏脸上伤疤的嘴唇都在哆嗦。


源氏胳膊环上麦克雷的脖子,紧紧拽着他后脑勺柔软的发丝,意识越来越模糊。


“源氏,原谅我,我还没准备好。”麦克雷轻轻贴着源氏的唇角,痛苦地几乎说不出话:“源氏,我能做你的丈夫吗。”


脖子上环着的胳膊一下子没了力气,软绵绵地搭在麦克雷肩膀上。


麦克雷几乎是用尽全力抱着源氏,把脸蹭在他的肩窝大口呼吸着,等待着历史改变的那一瞬间。


整个世界只剩下麦克雷孤独的心跳声。


麦克雷紧紧闭着眼,贴着源氏的皮肤无声地掉着眼泪。


就像沉默了一辈子,他怀里的人轻轻动了动。


麦克雷一瞬间愣住了。


“好久不见。”那人轻轻笑着说。


 


 


 


源氏打开衣柜把自己常用的衣服全部丢进大书包里。


银行卡,手机,游戏机,洋葱小鱿。源氏你真是个自立的好孩子。


他这样想。


源氏拉上书包拉链,抱着它打开门悄悄在花村的侧路上穿梭,蹦上他经常站的小窗台,夜风中把围巾拉到一半盖住脸,长长的围巾在背后飘着。


你要去哪里,源氏。


他把书包甩到背后背好,扶正了自己的护额。


去哪里都好,找个女朋友,健康完整地过完这一生,带着你的胳膊腿走进墓地里,难不成你想变成一个机器人吗。


这是你想的吗。


源氏蹲在木质窗台上抹了把脸,轻轻捏了捏自己温热的小臂。


这不是,他想:这是麦克雷要我做的。


那你想要什么。


源氏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木头,蹲到腿都麻了,晚风吹着露出围巾的皮肤带来些凉意。


“我不想死,”他垂着眼小声说:“我不想只剩一个脑袋和心脏。”


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吗。


源氏一屁股坐在小木窗上,用手捂着眼睛用力喘了两口气。


 


“麦克雷,”他说:“操你妈的,麦克雷。”


 


我想见他。


 


 


 


麦克雷偏过头找到源氏的嘴唇,发疯般地啃上去,丢掉他的温柔在源氏口腔里横冲直撞拼命掠夺他口中的空气,源氏抱怨般呜咽着一拳捶在他的胸口,麦克雷吃痛地嗯了一声后撤一步,源氏趁机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果不其然缠人的家伙又捧着他的脸咬了上来,源氏搂住他的脖子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和脊背,仰着头承受他的亲吻等他冷静下来。


“我爱你,我爱你。”麦克雷轻轻叹息着,把源氏的唇瓣蹂躏得轻微红肿,像个大型犬科动物一样亲吻着源氏的眉毛,满脑子的情话在面对源氏时似乎只有这一句能表达他的心思。


“我刚才很害怕,”源氏轻轻顺着他略长的头发:“我害怕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不记得杰西麦克雷这个人,或许还抱着个女人,中间夹着一个孩子,那我宁肯直接死掉。”


“我知道你也怕,”他轻轻说:“我从来不会让你失望,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杰西。”


麦克雷用下唇轻轻蹭着他的鼻尖,嗓子沙哑得像是打了三个月不眠不休的战争。


“源氏,”他说:“你刚刚答应要嫁给我。”


“什么?”源氏有些好笑地抬起眉毛:“你太过分了,十九岁你都不放过。”


“你答应我了。”麦克雷轻轻喘着气,累的几乎快要睡过去:“你别想赖账。”


“好好好,我不赖账。”源氏凑上前去啃了一下他的嘴角:“快睡吧。”


“我爱你,”麦克雷轻轻皱着眉毛特别委屈地抓住他的手,像是对源氏这个类似于告别行为的晚安吻有一百个不情愿。


“我愿为你而死。”他小声说。


源氏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用拇指的侧面揉开他皱着的眉头。


“我也是。”他看着麦克雷的熟睡的脸轻轻笑了下。


 


 


 


源氏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就像装了一百个无时无刻不在爆炸的脉冲炸弹,他紧紧咬着牙感觉浑身上下的神经都抽搐着疼到颤抖。


去你妈的毒苹果,毒苹果怎么会这么痛。


他强撑着睁开眼,透过特殊的液体看向玻璃外的世界,在呼吸装置里困难地喘息着。


外面的人显然是发现他已经醒了,连忙从不远处的椅子上撤下二郎腿跑过来,小心翼翼地看着源氏。


源氏微微眯起眼睛慢慢聚焦,看清楚带着小方巾牛仔帽的棕发青年的模样。


靠,源氏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掉下来。


原来你年轻的时候没胡子啊。


青年看着源氏流眼泪立刻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掏出口袋里的通讯器汇报信息。


“安吉拉,”他大声说:“他醒了。”


“嘿,嘿,”他舔了下干燥的上唇有些手足无措:“别害怕伙计,你不会死的,好吗,我们会救你的。”


源氏看着他年轻的面容,把那个名字在心里念了一万遍,止不住地掉眼泪。


“源氏,源氏,”麦克雷叫着他的名字,贴到玻璃管的前面小心地推动一旁的手柄,源氏随着他的动作慢慢下降到可以和他脸贴着脸。


“听我说源氏,”他额头抵着冰冷的玻璃,直直地看进源氏的眼睛:“他们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加入我们,我们会摧毁岛田家,这里的医生会救你的命,二是拒绝我们,我关掉这里的开关,你现在就会死掉。”


源氏静静地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但是我只给你一个选择。”麦克雷说:“不管你想不想你都要活下来,如果你不想参加我们的活动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去。”


“我不会让这么漂亮的眼睛在我面前闭上。”他歪起一面嘴角轻轻笑了下。


源氏稍微眯了下眼睛,特别想重申一遍他不是gay。


“你好啊源氏,欢迎加入守望先锋。”麦克雷扶了扶牛仔帽张开双臂把温热的胸膛贴上玻璃,隔着玻璃给了源氏一个拥抱。


 


“我是杰西麦克雷。”


 


 


 


 


源氏揉了揉眼睛转头看了眼刚刚变得青白的天,小心翼翼地从麦克雷怀里钻出来,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牛仔正睡得香甜。源氏轻轻起身把被子给他盖好,准备出去拿早餐。


有什么东西随着源氏的动作掉落在地毯上,源氏垂眼看了一下,把它捡了起来。


麦克雷的维和者。


他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双手颤抖着拿着枪看了一眼麦克雷,牛仔还在劫后余生般地拼命补着安稳觉,细微的呼吸声回荡在源氏耳边。


他昨天晚上一直把枪放在床上,甚至可能一直拿着它。


源氏摈住呼吸,心脏剧烈地跳动,热气在护甲里冲荡着散不出来,闷得他脑子发疼。


他轻轻转动弹夹,保养良好的左轮手枪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弹夹里只有一发子弹。


源氏把它拿出来,看到上面刻的名字,几乎是瞬间就红了眼眶。


 


 


 


 


 


 


 


 


——我愿为你而死。


 


——我也是。


 


 


 



评论

热度(124)

  1. 凹凸球乒乒乓wangfangxiao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愿为你而死的爱情...呜呜呜
  2. 烽魔琥wangfangxiao 转载了此文字
    ……看后久久不能平息。雕刻你名字的子弹,承载是我铭记永久的爱。太喜欢,真的……真的太喜欢